• 郭纪军化妆作品1
  • 郭纪军化妆作品2
  • 郭纪军化妆作品3

扫描郭纪军个人微信公众平台

郭纪军微信二维码

第二章:第五节:我叫他蒋先生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书籍作品 > 个人自传类 >
在中国,蒋氏是个大姓,从上学到参加工作,我一直与蒋姓的人“交往”和相处。
    重返校园后,最大的荣幸是认识第一个姓蒋的人,我叫他蒋先生。
    他与我是多年挚友,在本书第一章第五节《与那些男孩相处的日子》中曾提及过,本以为对他简单描述后就可以了,可是个人觉得在我成长的历程中他对我的影响非常深远,所以还是决定单独书写属于我俩之间的故事。与他结识纯属偶然,甚至现在都回想不起来两人相识的那天是什么情况,只记得两人非常默契有缘分,便成为了高中时期最要好的朋友。
同属“留守儿童”(指父母双方外出到外地打工,而自己留在农村生活的孩子们)的我们,因为两人之间的类似童年经历产生了心理的共鸣。休学返校那会儿,我与同班同学之间的相处还是很融洽的,但一直以来女性朋友占大多数,而“全年级第一”的名号在全校师生之间传播的很广,我顺理成章的成为校园里的公众人物。
这一年,学校迈出有史以来最大的教育改革,增设“预科班”试点教学工作,蒋先生便是校预科班的一员,后来听他讲是父母托关系进入预科班。他所在的教室在校教学楼最东边,而我所在的教室在二楼最东边,上学放学、吃饭、上厕所,预科班的教室成为必经之地。班里一个叫“二贝”的是我的干姐姐,她与蒋先生因为都是城里人,是很好的朋友,久而久之,我与蒋先生的接触也算是比较频繁。而真正两人照面皆因一封信,我称之为《朋友的交往信》,信封里的内容大概讲的是希望两个人做好朋友之类的词句。寥寥无几的几行字,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算是建立了,那是07年的事了,到如今两人认识了整整七年,这关系一直平平淡淡的保持着。
俗话说:朋友一生一起走,多一个朋友,多一条路。
每每听到朋友这两个字,对于我来说,第一反应,脑海里泛起了一片涟漪,回忆着在我生命中和我一起走过的人。一路走来,在我们生命的过程中,我们会遇到很多人,我们也会错过许多人,不管遇见还是错过,都有一定的缘分,有时候就是因为某种特定的缘分,冥冥之中让我们走到了一起,至此我们成为朋友。朋友这个词,在我的词典中,我看作是除父母、爱人之外排到第三位的重要人际关系。现在去KTV点歌,习惯性第一首点的就是周华健的《朋友》,我只觉得那歌词写得非常好,能触动每个人内心最柔软的那个部分。记得我看过一期杨澜访谈录,关于朋友的问题,音乐人周华健是这样说的:朋友不在多,而在精!步入社会后,我意识到朋友的相处愈发重要,而事业中的朋友远不及学生时期的朋友,因为那份情谊值得一辈子怀念。
蒋先生,个头偏高,身形消瘦,长相帅气,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。
每到周末,他便会带着我去到远在城郊的家中。冷冷清清的宅院里寂静一片,半夜里进去还蛮阴深的,而蒋先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。家里没有亲人生活,院子里的野草足足有一人多高,我站在那里都被淹没了,只看到几撮黑色的头发,我开玩笑说:
“小蒋,快来玩捉迷藏,猜猜我在哪?”
听到声响,蒋先生感到莫名其妙,边打开房门边说:“郭子,别闹了,知道我家没人住,没人打扫,还开这样的玩笑,快来帮我收拾收拾屋子,要不晚上两个人就睡在草丛中了!”
听到晚上要睡草丛,吓的我赶忙钻了出来。推开门,一股木质家具散发的霉味迎面扑来,映入眼帘的是满屋的灰尘布遍了家具、地面和墙壁上。两个人拿着清洁工具收拾了3个小时,总算见到成效,屋子立马亮堂多了。厨房里一片狼藉,许久没开灶,厨具露出了斑斑的锈迹。这时我心想,两个人的晚餐是个问题了。不一会儿,蒋先生从卧室走出来,手里拿着钥匙。
“晚上到姑姑家吃饭,她家开小卖铺,晚上回来顺便带些小吃,赶快洗洗手走吧!”来到姑姑家,一家人很是热情,四菜一汤的晚餐很丰富,心里既酸楚又感动。临走时,他拿着个大口袋,装满了零食和小吃。走到夜路上,我难过了起来。
“你就天天这样生活?”
“嗯,很好吧,我都习惯了!”蒋先生平淡的回答。我没有说话,酸楚味更重了。
不到5分钟,就到家了。到了门口,看见门开着,我以为家里进了贼,小心翼翼的躲到蒋先生的身后,拉着衣角不松手。他被吓了一跳,以为我在干什么,连忙解释说:“没事,我家距离姑姑家路近,所以没关门,放心吧!我们村治安很好的。”
进入庭院的那一刻,周围的阴深氛围很重,莫大的宅院里就只有我们两个,而一旦我走后就剩下他一人。晚上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,心里五味杂陈,似乎有许多话要对他说,但是话到嘴边又吞咽了下去,不知如何开口,大概我是想安慰他。就这样我们两人之间的朋友关系更深了一步。
踏入高三的学习征途路上,进入高考重点班,面对高考的无形压力,我经常以消极沉沦的态度面对繁重的学习,遭遇一次次惨不忍睹的挫败,产生无限的忧思。也许是因为我经常带有负面消极的情绪,这种负能量传染给了蒋先生,他便产生了退学的想法。偶然间找到高中时期写的一篇文章《我的朋友》,字里行间都表达了我对蒋先生的情谊。
 
今天是开学的第二天,心情很是复杂,有兴奋、有郁闷、有孤独、也有压力。是呀,一个真正高三的人了,这些呢都是很正常的。只是在我进了重点班之后,我才明白有些事情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我们的教室就在一楼最东头,以前的预科班,所以才想起来写下这篇日志,希望你能看的到,一些作为朋友的我的感慨…
    记的认识你是在一年前,你初三,我高二。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们相识,并且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。你学习不好,那时候我就很希望能够帮助你,让你能够进步,可是我没有做到。所以现在我感到很自责,发自内心的自责。昨天我让你来上学,你不来,我真的是很生气。看到你小小的年纪,会如此的消沉和堕落,我心里真的难受,可是你又不听我的话,而且心里有事也不对我说,我就更加伤心了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?
    金哲、还有王柯,他们都说你变了,我觉得“变”这个词用在你的身上不合适,我认为你没有变,也许是你在长大,在成熟。在你离开第一高级中学的这半年多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成长的环境变了,接触的人变了,所以你也发生了所谓的变化。你说是吗?我一直都很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,能够上重点高中,然后能够考上大学。记的我跟你说的吗?我说让你学播音主持,你的条件真的不错,我知道你不想学习,很想玩,很想过自己所希望的生活,可是现在真的很残酷,很无奈。我觉得学习艺术应该最适合你,可是你仍然坚持退学,我真的没话说。只是难过…
    我知道你的心事,虽然你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,但是我很清楚,因为我俩的处境差不多。你说你有女朋友,我信,那时候二贝也说你很幸福。当时真的很高兴…二贝还开我玩笑说:“小郭呀!你看我们都有朋友了,你啥时候给我找个弟妹呀!”那时候贝贝有了男朋友,刘杰有了男朋友,你有了女朋友,就我自己单身,我心想我不急,只要你们能够幸福快乐,我就高兴。可是你知道吗?那段时候我晚上老是流泪…我也知道现在的你有自己的想法,你有你的苦衷,我很理解,我真的明白。也许你不告诉我们实情,是怕我们担心吧!可是你还是太小,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压力,社会的压力,父母的压力,还有自己的压力…你说呢?
   我去你家两次了,觉得你也挺令人担忧,父母不在你身边,自己住在家里,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受。没有家人的爱,没有家人的鼓励,并且你跟父母家人的关系处的都很不好,也许就是缺少了太多的来自家人的爱和关心,才会让你感到无助和堕落。可是家人永远是我们最亲近的人,我们应该理解他们的心情。看到你现在这样,我真的是太伤感,觉得不能帮你,特无奈。很想拉你一把,度过这个坎…可是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…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?这两天因为你的事,我真的很痛心,今天中午午休我在梦里还梦到你,劝你来上学,让你能幸福,不要消沉。也许真的是我瞎操心,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想想…但话又说回来,无论你选择什么,作为好朋友的我永远都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、一生平安。
    你看看金哲,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,他还在关心你,因为作为朋友我们所能做的只有这些,日记还没写完,他就来留言了,所以真心能够希望你能快乐起来,找回自己的梦想,还有年轻人该有的激情,去努力为自己的将来拼搏。现在的社会我们只有更强才能去适应,现实的诱惑和残酷只是暂时的,因为时间可以见证一切。你呢,也不要认为没有人关心你,家人是爱你的,朋友是爱你的,爱你的人永远会一直爱着你,支持你。小蒋,振作起来,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,不要消沉和堕落,那些东西不属于你,你应该努力拼搏,年轻人只有在奋斗中才能体会生活的乐趣,应该怀有梦想。
 
在我们一致的劝说下,蒋先生顺利返校,升入高一,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高中生活。很多时候,朋友之间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、一个表情,你就会完全懂,似乎不用太多的言语,因为太了解,就像亲人一样。不存在任何的阿谀奉承,也不存在任何的尔虞我诈,存在的只有推心置腹。两个人之所以成为朋友,就是因为不似兄弟胜似兄弟,不似姐妹胜似姐妹,因为心里永远念着你,不管你在任何角落,朋友是那么的近又那么的远。
春节回家,短短的20天假期大部分时间都在与蒋先生相处。
几年不见,蒋先生越来越成熟,而我也越来越社会化。
大年初二,带着几件礼品和年货再次回到他家中,这次的“探亲”感觉大不相同。蒋先生的父母回来了,家里立马热闹了起来。蒋母非常和蔼,是典型的中国母亲的形象。我从未见过蒋父,一直听蒋先生说父亲严厉至极。初次见蒋父,一脸的沧桑,这不禁让我回想起自己的父亲。岁月的痕迹在他父亲的脸上挂满脸颊两侧,幽黯的皮肤与蒋先生有些接近。我吃力的拎着贺岁礼品,出租车驶进家门口,蒋母早早地已在门口等待。远远望去,一脸慈祥,近距离观看,蒋母更平易近人了。走进院子,饭菜的香味已经扑鼻而来。接下来的嘘寒问暖不间断。
“小郭,放假啦!在南方工作怎么样?”蒋母关心的问。
“阿姨,还行,这不刚参加工作几年,算是积累经验吧!您跟姨夫在那边怎么样?生意还好吧!”正在说话间,蒋父迈着大步回来,绿色的军大衣掩盖了他的身形,不过从外表看他身材消瘦。
“这是郭子吧,以前经常听灯辉提到你,今天到自己家了,千万别拘束。”
饭桌上酒菜齐全,我深知自己不胜酒力,推脱了好几次,结果没喝几盅便就满脸通红,饭吃到一半,我坚持不住,便被蒋先生拉倒客房休息了。借着酒劲,我把想说的话全说了。
“小蒋,好好上学,我好好工作,咱们一起为自己的梦想奋斗。如今你也成熟长大了,应该学会为家里人着想,让父母省心,学业固然重要,但孝敬父母才是更重要的。我这辈子认定了你这个朋友,不管我们两个身处何方,这份朋友间的情谊只会越来越浓,也许我们因为各自的事业联系会越来越少,但是在各自的背后我们相互支持、相互祝福。”
听完这席话,我没注意蒋先生已经泪流满面,他帮我按压好棉被,自己走出房间。我虽然酒劲未过,隐约听到窗外的抽泣声,我再也忍不住迸发出来,躺在被窝里大声嚎啕大哭起来。下午4点钟左右,北方的天已经开始昏暗起来,冬夜的寒风阵阵袭来,我还没有睡醒,没过多久,酒精在身体里慢慢散开,睁眼后已经是晚上6点了。
我被他拉了起来,与蒋母、蒋父打完招呼,便回到城里。冷冷的夜中,走在漆黑的小道上,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。他怕我不习惯家里的冬天,带我去到酒店休息,两人开了一间双人房,顿时股股暖流涌上心头,这一夜,我们敞开心扉聊了很多。很多时候,我们讨论的是关于家乡、成长、家庭、工作、情感、学习、未来、同事、朋友、生活、时事、购物、爱好、兴趣、旅行、人文、风景、做人、处事。似乎触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感性的和理性的,也许这就是知己朋友的意义所在。
我常说,真正的朋友是经得起时间的洗礼,流水的冲砂,而真正的知己是走心的朋友。 
朋友就是朋友。
朋友是在患难中感触出来的。
朋友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显身的。
虽然现在很少联系,虽然都在各忙各的事情,但是我相信他们会和我一样,在空闲的时间里面也会想起以前的往事!有一天,蒋先生会不再想起我,我也会忘记他。然后把这段往事丢进风里,让它永远在风中摇曳。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会有人代替我守在他的身边,也会有人代替他闯进我的生活。可是我始终坚信,有些人,我们走着走着就疏远了;有些人,我们和他们一如既往的那么近,而还有些人,虽然我们从未和他们走近过,但却一直默默的关注着。
对于蒋先生而言,我是一个默默关注他的人。

  • 上一篇: 第二章.第四节:重返校园犹如新生
  • 下一篇:第二章:第六节:幻想当导演的大男孩

  • 郭纪军化妆造型工作室
    联系地址:深圳公明集美路康德街49号三明大厦5楼智本美业集团总部智本艺委会办公室
    联系方式:15813882251 QQ:747579549 微信:zaoxingshigjj
      加图先生在线客服

    在线客服
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公众号
    微信公众号